网上供稿 | 关于我们
  公告   中共黑龙江省委政策研究室2015年度部门预算及“三公”经费预算情况及说明    关于中共黑龙江省委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2015年省本级部门预算及有关情况的说明    中共黑龙江省委宣传部2015年部门预算及“三公”经费情况说明    关于评选表彰第十七届省级精神文明建设先进集体的通知    关于召开全省文明办主任会议的通知    黑龙江省推荐全国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工作名单公示 
首 页 文明关注 领导活动 主题活动 我们的节日 未成年人 文明城市 文明单位 网上申报 地方推荐 中华文明 文明生活 礼仪 访谈
文明热点 文明评论 工作提示 网上创建 红色旅游 志愿服务 文明村镇 创新案例 网上调查 调查报告 世界文明 文明宝典 读书 视频
地方频道 : 哈尔滨|齐齐哈尔|牡丹江|佳木斯|大庆|鸡西|双鸭山|伊春|七台河|鹤岗|绥化|黑河|大兴安岭
全国道德模范刘丽发言引共鸣 典型人物要经得起时间考验
http://wmw.dbw.cn   2015-03-12 14:02:35

  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安徽团小组审议上,全国人大代表们探讨起树立典型人物时存在的问题。打开话匣子的是全国人大代表、入选“中国好人榜”的全国道德模范刘丽。

  这名安徽籍80后女青年,曾在福建厦门一家足浴城务工10年,资助近百名贫困儿童,被媒体评价为“最美洗脚妹”,当选中央电视台2010年“感动中国”十大人物。

  “我一路走过来,都很清楚。不是今天到这里领奖,就是到那边作报告,我自己都迷迷糊糊的。”刘丽说。她发现,一个荣誉来了,很多部门的荣誉都会送到头上来。她告诉在场的人,“我家的荣誉证书都放发霉了。”

  与此同时,刘丽在新闻中发现,一些典型人物没有经受住时间的考验。例如,汶川抗震小英雄雷楚年在地震发生时救了7名同学,被评为全国抗震救灾英雄少年。6年后,他声称可以通过所谓“关系”帮人办事,被控诈骗21人共46.3万元。

  “当年,他是初三的学生,面对突如其来的太多的荣誉,他一下子转变不过来,招架不住,跟我当年的心理一样的。”刘丽分析。

  无独有偶,2014年8月,原全国道德模范、安徽省六安市人大代表何涛,被指利用护士职务之便非法获取《出生医学证明》,由其夫贩卖获利。在何涛被采取强制措施后,其全国道德模范称号被撤销。

  因为这些案例,刘丽曾和厦门市公安局一处长有过交流。处长对刘丽说:“刘丽,你不能昙花一现,你要吸取一些教训。”

  刘丽坦言,当今社会不乏浮躁之气,典型人物也不免受影响,有关方面除了给他们荣誉外,更多的可能还要对他们进行思想上、心理上的疏导、关心。

  谈到听说的以及自己经历的一些事情,刘丽心有余悸。曾经有一个房地产开发商联系刘丽,请她作代言人,回报是赠送一套房子。“我洗一个脚才12块钱,一套房子一两百万,对我来说是什么概念?”她说,自己三四个晚上没睡着觉,一直在脑子里问自己:“要?不要?要?不要?”

  刘丽庆幸的是,厦门市妇联对她关注比较多。“妇联平常进行的思想上的引导和关心”,才让她从这种纠结中走了出来。“不然我肯定选择要。”她说,“那是什么概念?我想想,我洗一辈子脚,把人家的脚洗烂掉,也买不了一套房子。”

  典型人物的现身说法,引起代表们热烈讨论。有人说,现在各个行业都评比先进英模、典型,开展时都很积极,之后的服务和管理怎么做,相对缺乏。

  刘丽说,典型人物被树立为典型后,哪怕一小句话都可能产生很大影响。之前她偶尔会和同事去唱歌,但现在不敢去了,因为怕被别人拍照片,造成负面影响。

  在说出心里话之前,刘丽不知这些“当讲不当讲”。会议前她征询了代表团召集人的意见,最终决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。她的发言随即引起多名代表的讨论和共鸣。

  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名全国人大代表表示,应该减少各种先进人物的评审,“我们社科界也是这样,整天评”,“各行各业的表扬,太多,人家记不住,会嫌烦”。他认为,宣传、教育都要搞,但不能过分,重要的是规范评选流程。

  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国科学院院士刘忠范则疑惑的是,我们经常评选各种各样的先进、典型和榜样,但整体国民素质与发达国家仍存在一定距离。

  他说,有一次在国外向一名中学生问路,中学生请他稍等,“我家就在前面,我问问我妈”。说完中学生就走了。“我们想这事肯定不靠谱。过了一会儿,一个40多岁的人来了,问,你好,是不是你们问路?”

  “小事见素养。”刘忠范说。“如果我们的国民素质教育不从最基本的点抓起,只是一味地树典型,或者把人拽出来捧到天上,或者把人一棍子打死,简单的两分法,好的、坏的,这种思维方式或教育方式,我觉得解决不了问题。”

  他认为,我们经常评各种各样的劳模、先进、典型、榜样。树立典型的逻辑经常是,当他是典型的时候,会把所有的好都加在他上面。

  “我们要改变一些做法。”刘忠范说,“我们小的时候,教育我们要热爱祖国,那时不懂什么是祖国,连周围的人都不爱,谈得上爱祖国吗?”

  刘忠范认为,从某些方面来说,我们的一些抽象的教育比较虚无,是不是真正起到了作用,值得反思。(记者卢义杰)

作者:    来源: 中国青年报     编辑: 宋杨
延伸阅读
黑龙江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
黑龙江东北网络台 承办
Copyright © 2008-2010 HLJWMW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黑B2-20080973-2